毛乐礼 资深大律师

  • 1999年 – 牛津大学圣艾德蒙学院法学士
  • 2000年 – 香港大学法学专业证书

执业年份

  • 2000 (香港)
  • 2016 (香港资深大律师)
  • 英属处女群岛(逮属東加勒比最高法院)律师 (非执业)
  • 英国律师会 (非执业)
  • 新加坡国际商事法庭 注册外国律师
  • Astana 国际金融中心法院(出庭发言权律师)

专业范畴

公司法与破产法

商业法

仲裁

劳动与反歧视

清盘法以及职业责任

个人简历

毛乐礼大律师是一位欧亚裔香港人。他的母语是英文、广东话和法语。此外,他亦能使用普通话进行商业沟通交流。毛乐礼资深大律师于牛津大学圣艾德蒙学院修读法律。他于2000年取得香港大律师执业资格,并于2016年被委任为资深大律师。

毛乐礼资深大律师之执业范围非常广泛,他曾就各类股东纠纷、清盘呈请及公司清盘过程中相关申请(例如委任临时清盘人,《公司条例》第221条下作出的询问、撒销不公平优惠等)提供法律咨询或于聆讯中代表客户。

他亦曾处理以下事务:

  • 私有化(Re China Agri-industries Holdings Ltd, Re Dah Chong Hong Holdings Ltd, Re China Power Clean Energy Development Company, Re HAECO, Re eContext and Re Wheelock Properties);以及
  • 债权人计划(Re Kaisa Group Holdings, Mongolia Mining Corporation and Z-Obee Holdings, Re Tai Kam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Re UDL Holdings Ltd

他亦经常为客户处理与银行和金融服务相关的争议,尤其擅长处理关于不当销售金融产品的指称。他曾于不同案件代表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及香港交易所之上市及监管事务科出庭。另外,他亦曾代表客户处理证监会(香港交易所上市)上诉委员会以及收购及合并委员聆讯。

毛乐礼资深大律师亦是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认可仲裁员、金融服务争议仲裁员、以及紧急仲裁员。他曾担任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委任委员会成员。

他经常以大律师身份参与仲裁,并且在法庭中参与与仲裁有关的聆讯,包括申请协助仲裁程序的禁制令、以及申请执行或撤销仲裁裁决。此外,他亦不时担任仲裁员。

毛乐礼资深大律师亦是有效争议解决中心认可调解员。

2003年至2018年,毛乐礼资深大律师曾担任《香港民事司法程序》 (Hong Kong Civil Procedure) (the White Book)特约编辑。他现为《香港法律汇报和摘要》(Hong Kong Law Reports and Digest) 顾问编辑及《香港公司法》(Company Law in Hong Kong)特约编辑。

仲裁事务

  •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仲裁员委员会委员(自2018年10月起担任)
  •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名委员会委员(自2017年5月起担任)
  •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员
  •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金融服务纠纷仲裁小组成员
  •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紧急仲裁小组成员
  • 中欧仲裁中心仲裁员

学术职位

  • 香港大学“商事纠纷解决”以及“公司及商业交易I”课程校外考试委员会委员

委员会、审裁处、顾问委员会及其他任命

  • 香港出庭陈述权限评估委员会审查小组成员(2020年3月至今)
  • 香港高等法院规则委员会成员(2018年至今)
  • 香港会计师公会纪律委员会成员(2017年至今)
  • 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公开资料小组成员(2013年5月至今)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仲裁相关费用安排小组成员(2019年11月至今)
  • 警方投诉独立监察委员会成员(2016-2019年)
  • 《建筑物条例》上诉审裁小组主席 (2012-2018年)
  • 香港审查委员会成员(2011-2013年)
  • 根据《土地测量条例》组成的纪律审裁委员团委员 (2007-2013年)
  • 区域法院暂委法官(2012年12月)
  • 高等法院暂委法官(2018年5月中至6月中、2019年2月中至3月中以及2019年7月底至8月中)

香港大律师公会

  • 副主席(2017年至2019年,三届);
  • 国际业务常委会成员(曾担任副主席);
  • 执业发展常委会成员(曾担任副主席);
  • 持续专业进修常委会成员(曾担任副主席);
  • 大律师奖学金委员会成员
  • 金融及证券法委员会成员
  • 执行委员会成员(2002-2003、2010、2011-2012)
  • 大律师资格任许委员会公司法小组成员(2013年至今)

公司及清盘

  • Kwok Hiu Kwan v Johnny Chen & Convoy Global Holdings [2018] 6 HKC 394 (董事长根据公司章程就股東投票權提出的反对作出裁决的权力,“最终的和决定性”的诠释)
  • Re Mongolian Mining Corporation [2018] 5 HKLRD 48 (开曼公司在香港上市的债务偿还安排方案)
  • Re Bank of East Asia Ltd (no2) [2018] 4 HKLRD 427 (准许呈请人公布涉及上市银行的法律程序中的抗辩理由)
  • Re Bank of East Asia Ltd (No1) [2018] 4 HKLRD 396 (不公平损害呈请中申请透露文件)
  • Re CW Advanced Technology [2018] 3 HKLRD 552 (临时清盘人的委任及权力,“新加坡暂缓令”的法律效力讨论)Re China Solar Energy Holdings [2018] 2 HKLRD 338 (临时清盘,上市地位是否构成公司资产和临时清盘人進行公司重组的权力)
  • Re JV Fitness [2018] 1 HKLRD 553 (规管令、披露责任对委任清盘人的重要性)
  • Re Petrocom Energy [2018] 1 HKLRD 1 (清盘的永久性中止以及承诺书的相关形式)
  • Re Z Obee Holdings Ltd [2018] 1 HKLRD 165 (在香港上市公司的跨境安排方案以及最佳申请人问题)
  • Re Jessop & Baird [2017] 5 HKLRD 314 (接管人申请以及相关买断问题)
  • Re China Solar Energy Holdings Ltd [2017] 2 HKLRD 1074 (临时清盘人的角色、批准重组相关文件)
  • Re Kaisa Group Holdings [2017] 1 HKLRD 18 (跨境方案、与司法管辖区的联系及“同意费”)
  • Re AGI Logistics [2016] 5 HKLRD 737 & [2017] 2 HKC 51 (清盘呈请后银行代为支付款项是否視為公司“处置”)
  • Re Lucky Resources [2016] 4 HKLRD 301 (在没有得到执行许可的情况下,依据仲裁裁决呈请清盘)
  • Re G Limited [2016] 1 HKLRD 167 (境外清盘人的並行呈请、援助和承认)
  • Re Cheung Siu Kin [2015] 5 HKLRD 923 (逊值交易/不公平优惠)
  • Re First China Financial Network Holdings Ltd [2015] 5 HKLRD 530 (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214(2)(d)条取消董事资格)
  • Re Bank of East Asia [2015] 4 HKC 137 (据新《公司条例》第740条申请披露记录的目的是否恰当)
  • MF Global (No 4) [2015] 2 HKLRD 325 & [2015] 2 HKC 424 (循s.193 委任的临时清盘人于颁发清盘令后继续行事是否須付清盘后的从价关税).  原讼法院判决载于[2012] 5 HKLRD 486.
  • 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 v. Ernst & Young [2014] 3 HKC 406 (《证券及期货条例》第185条,是否有合理抗辩,以及在中国法的法律障碍)
  • Re China Medical Technologies Inc [2014] 2 HKLRD 997 (境外公司根据《公司条例》s.327进行附属清盘,三点核心规定)
  • Re Masterwise & Anon [2014] 1 HKLRD 1129 (《公司条例》第152FA条,是否涵盖“指明法团”附属公司的记录,董事是否须支付胜诉方的费用)  
  • Wong Ming Bun v. Wong Ming Fan [2014] 1 HKLRD 1108 & [2014] 4 HKC 316 (是否应使用公 司成立地的法律,或是适用決定香港是否容许衍生诉讼的诉讼地法律)
  • Re Pedagogic [2014] 1 HKLRD 613 & [2014] 2 HKC 388 (根据s.228A自愿清盘的暂停执行)    
  • Re Grand China [2013] 4 HKLRD 1 (关于呈请延期的惯例和程序)
  • 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 v. Ernst & Young [2013] 6 HKC 156 (循《证券及期货条例》第183条发布的通知,容许盘问是否與符合公義要求)
  • Re Piper Jaffrey Securities [2013] 2 HKLRD 835 (清盘中的经纪公司应如何处理无人认领的除牌公司股票)
  • Re Sumore Corporation [2013] 1 HKLRD 153 (清盘人是否有偏见以及免除其任命是否有理)
  • AR Evans v. Novel [2012] 4 HKLRD 511 (法定衍生诉讼,判別是否特定法人,168A诉讼及衍生诉讼范围分別)
  • Re Opes Asia Development Ltd [2012] 4 HKLRD I2 (根据旧《公司条例》第152FA条查阅上市公司文件須为注册股东才有申请权)
  • Re Gottinghen [2012] 3 HKLRD 453 & [2012] 3 HKC 299 (未注册境外公司的清盘原则)
  • Re MF Global (No. 2) [2012] 3 HKLRD 56 & [2012] 4 HKC 333 (中期性支付清算人费用及其代理人的原则)
  • Eastman Chemical v. Heyro Chemical Ltd [2012] 2 HKLRD 135 (以清盘呈请正在进行为由限制诉讼的禁制令)
  • Re Starbay International [2012] 1 HKLRD 508 & [2012] 1 HKC 274 (从强制清盘转为债权人自愿清盘的结果)
  • Re Applied Development [2011] 5 HKLRD 241 & [2011] 5 HKC 361 (股东根据《公司条例》第152条提出的申请,要求查阅公司记录,以及是否适用于前述公司的子公司)
  • Re Mandarin [2011] 3 HKC 215 & [2011] 2 HKLRD 1003 (在准合伙人公司/佔大多数董事或股東不當行為时召开大会的许可)
  • Re Wheelock Properties [2010] 4 HKLRD 587 & [2006] 6 HKC 106 (PCCW案后上市公司的私有化方案)
  • Koide v. Koide [2010] 4 HKLRD 121 (限制WOFE法定代表人变更的禁令)
  • Re UPT [2009] 5 HKLRD 740 (s.221命令的逾时上诉)
  • Chu v. Tsang [2009] 5 HKLRD 105 (董事会权力作不正当用途)
  • Yau v. Italina  [2009] 1  HKLRD  307 (股东申请查閱集团合并报表) 
  • Re Lee Siu Fung [2009] 1 HKC 181 (剔除破产延期申请)
  • Re Sweetmart [2008] 2 HKC 252 (清盘程序中的不公平优惠)
  • Re TS Wong [2008] 5 HKLRD 469 (破产经纪人的分发令)
  • Re UDL Holdings [2006] 3 HKLRD 84 (方案安排修改的权利)
  • Re F&S Express Ltd [2005] 4 HKLRD 743 (法定衍生诉讼)
  • Muir v. Huge Returns [2005] 1 HKLRD 317 & [2004] 4 HKC 626 (基于股东协议决议的禁制令)
  • Re Kenworth [2005] 2 HKLRD 97 (诠释債務償還安排方案中的条款)
  • Re Luen Yick Water [2005] 2 HKLRD E4 (清盘人对审查委员会所作决定的上诉)
  • Re Luen Cheong Tai [2004] 1 HKLRD 735 (認可命令)
  • Re Wing Fai Construction Company Ltd [2004] 3 HKC 393 (s.221讯问命令)

商事案件

  • Chu Kong v Lau Wing Yan [2019] 1 HKLRD 589 (以仲裁為由搁置法律程序,衍生诉求的关联性)
  • Garson Real Property (In Liq) v Ho Pui Fong [2018] 5 HKC 555 (强制令,全面和坦率披露的持续责任)
  • Paloma Co v Capxon Electronic [2018] 2 HKLRD 1424 (撤销公约仲裁裁决)
  • Chang Pui Yin v Bank of Singapore [2017] 4 HKLRD 458 (CA) (银行间文件中應用<不合理合约条例>及<豁免条款管制条例>条款)
  • Re Chau Cham Wong Patrick [2016] 2 HKLRD 278 (Mareva禁令、延迟的影响,是否显示实际的消散风险 (原讼判决見于[2016] 5 HKC 329)
  • John Li Kwok Heem v Standard Chartered Bank [2016] 1 HKC 535 (根据Madoff相关基金“不当销售”的索赔)
  • Re the Estate of Lim Por Yen [2016] 1 HKLRD 678 (遗嘱认证程序中的文件开示)
  • Re Estate of Kwok Wing Fai [2016] 1 HKC 364 (遗嘱意图的检验方式)
  • Elco Holland v. Airwell [2015] 5 HKC 375 (因商业效能而必需的隐含条款)
  • Chan Sang v Chan Kwok [2015] 3 HKLRD 131 (共同意图信托)
  • Koo v. Commissioner of Inland Revenue [2014] 6 HKC 389 (proper scope of judicial review in challenge to additional assessment to   tax (对补加评税司法覆核的适当范围)
  • Chiu Luen Public Light Bus v Persons Unlawfully Occupying [2014] 6 HKC 298 (injunction on basis   of public nuisance arising out of ’occupy   central’ 因“占中领中环”以公众滋擾为由颁发骚扰令)
  • JSC Bank v Ablyazov [2014] 5 HKC 209 (when appropriate to make injunctive orders in aid of foreign proceedings under s.21M of the High Court  Ordinance 循《高等法院条例》第21M条发出禁制令以协助境外司法程序的适当条件)
  • T v TS [2014] 4 HKLRD 772 & [2014] 6 HKC 247 (以仲裁為由搁置法律程序,仲裁条款是否已失效)
  • Melco Crown v Wong Yam Tak [2014] 3 HKLRD 267 (替代送达情况下的非常规判决)
  • Maeda Corporation v. HKSAR [2014] 1 HKLRD 1 (申请许可就仲裁裁决上诉)
  • Wang v. GEM Global [2013] 16 HKCFAR 785 (上诉至终审法院有条件许可、将款项缴存法院)
  • Liu Wai Keung v. Liu Wai Man [2013] 5 HKLRD 9 (法律構定信托是否适用,以及《时效条例》第20(1)(b)条是否适用)
  • Konwall Construction v. Strong Progress [2013] 3 HKLRD 503 (合同解释和隐含条款)
  • Re Loo Che Chin [2013] 2 HKLRD 739 & [2013] 6 HKC 303 (何时可越过遗嘱下的遗嘱执行人)
  • LaiJian Ping v. ABN Amro [2013] 3 HKC 571 (镜面式反诉对讼费保证金申请的相关性)
  • Tele-Art Inc. v. Bank of China [2012] 5 HKLRD 399 & [2013] 2 HKC 203 (抵押权人可以扣留抵押品作为担保讼费的情况)
  • R v. F [2012] 5 HKLRD 279 (就撤销仲裁裁决申请许可)
  • Secretary for Justice v. Carson Yeung [2012] 3 HKLRD 491 & [2012] 6 HKC 91 (限制令是否需要设定上限,充分和坦率披露的相关性)
  • Asia Pac v. Shearman & Sterling [2012] 3 HKLRD 321 (转让否有否构成新的诉因,对时效的影响)
  • Eastman v. Heyro [2012] 3 HKLRD 307 (Mareva禁制令,消散风险和低劣商业道德标准的相关性)
  • AR Evans Capital Partners v. Novel Alternative Investment [2012] 2 HKLRD 251 ( 讼费保证金申请中“通常的居住地”诠释)
  • Golden Garden Management Ltd. v. Grand TG Gold Holdings Ltd. [2012] 1 HKLRD 934 & [2012] 3 HKC 228  (在承付票上使用“on或者before”的问题)
  • Francis Kwan v. Hong Kong Exchange [2012] 1 HKLRD 546 (是否有构定解雇/解释妥协条款)
  • Tele-Art Inc v. Bank of China [2012] 1 HKLRD 484 (就初步争论点审讯,涉及解释银行卜文件、追讨讼费以及预支未来法律费用的基础)
  • Sim Kon Fah v. JBPB [2011] 4 HKLRD 45 (injunction to restrain use of alleged confidential information stored in ex employer's computer 禁止使用前雇主电脑中所储存机密资料的禁制令)
  • Cido v. Woori Bank [2011] 4 HKC 430 (injunction by client to compel bank to comply with mandate 强制执行令迫使银行遵从客户指令)
  • Wang v. Gem Global   [2011] 3 HKLRD 785 (现存市场和缓解损害措施)
  • Burberry   v. Polo Santa [2011] 3 HKC 466 (以在刑事诉讼中进行中为由申请搁置民事诉讼法律程序)
  • TND v. Lau [2010] 5 HKLRD 330 (被告人是否适合代表整个非法团组织)
  • OTC v. Perfect Recovery [2009] 3 HKC 395 (诠释《商业转让条例》)
  • Yip v. Wing Fai Construction Co Ltd [2009] 12 HKCFAR 800 (违反董事责任)
  • Koo v. Next Media [2009] 2 HKC 214 (要约/接受要约以及单方面合同)
  • Dynasty Line v. Lee [2009] 4 HKLRD 454 & [2009] 4 HKC 184 (司法管辖区范围以外的送达)
  • Fubon Bank v. First Prime Group Ltd & Ors [2009] 4 HKLRD 283 (互争权利诉讼)
  • Voce v. Henley [2008] 5 HKLRD 429 & [2008] 6 HKC 1 (境外注册律师的角色)
  • ABN v. Fortgang [2008] 2 HKLRD 349 (司法管辖区范围以外的送达/愿受法院司法管辖权管辖)
  • Hoi Sing v. ITC Corporation Ltd [2008] 2 HKLRD 454 (因诉讼程序中不作行动/滥用诉讼程序为由剔除诉讼)
  • RACP v. Li Xiao Bo [2007] 2 HKLRD 331 & [2007] 3 HKC 1 (申请许可直接在海外执行Mareva禁制令)
  • Chiu v. Charter [2008] 3 HKC 245 (小额钱债审裁处讼费)

职业责任案件

  • Chan Chi Ming v. Brilliant Rise [2009] 4 HKC 458 (因事务律师未经授权行事索赔)
  • Jopard Holdings v. Centaline Anon [2005] 1 HKLRD 317 (因地产代理疏忽索赔)
  • Susan Field v. BAL [2004] 3 HKLRD 871 (向投资顾问索赔)
  • 自2003年起担任《香港民事诉讼程序》特约编辑
  • 担任《香港法律汇报与摘要》顾问编辑
  • 担任《香港公司法》特约编辑
  • 担任《香港商业诉讼》特约编辑,并负责 Mareva 禁制令一章
  • 香港大律师奖学金 (2000)